让知识连接你我
投稿赚钱
当前位置: 首页 > 推荐 > 在微信朋友圈发微商广告,你知道微商有多赚钱吗!
  • 101
  • 微信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

在微信朋友圈发微商广告,你知道微商有多赚钱吗!

2019.12.30 12:16 323 浏览 举报

2345_image_file_copy_1.jpg

谈到干微商,你的初步印象是什么?

相信大多数人记忆里浮现的无非是这样:创业、微信朋友圈刷爆、一直地加好友、产品品质难保证,还有被当成俏皮讲的营销文案“恭喜你XX代理商喜提豪华跑车出国旅游”.....这个被集齐了负面标鉴的微信圈子

有人说表面上吊儿郎当,私下却在干微商。在南京某 代理机构做研究员工作的方笑吐糟,“我的朋友的朋友也在微信朋友圈卖包包了,你觉得好好个小女生,为啥要干微商呢?”某种意义偏见,不如说是是好奇:为啥他们都去干微商?

这可谓是中国商业圈史的一种不解之谜:尽管干微商遭到无数嗤之以鼻,但做的人群却日益庞大。统计显示,2017年时干微商工作者就已超过三千万,而2019年热词“社交电商”从业者达4800万,不少二十多岁的90后们也放入其中。干微商神化故事,为何广为流传?

“为啥干微商?赚得有时比工资收入的还多啊”

a77c96841e1f29d99a809b9a9b8d0f0.png

(刘燕,31岁,人工智能公司人事)

这么来说,干微商有时赚的比我工资收入要高。

说活的人是刘燕,今年是她干微商的第四年头。放入干微商队伍的想法始于她生完宝宝后的一阵子。那段时间内,干微商之风正刮得浓郁,刘燕在刷微信朋友圈时,常常会见到有店铺卖家发布婴儿奶瓶、玩貝等信息,一起被贴出的,还有小朋友玩的正欢的视频短片。

婴儿奶瓶和玩貝的价格都不算便宜,爆品将近300块,刘燕买了几次,一来一往的也就跟店铺卖家熟悉了起來。在对方的劝导下,她动心了,開始做品牌代理加盟,“沒有加盟费,预付6000块,可以8折上货。”刘燕介紹。

由于入行较早,刘燕赶上了红利期。累积了一批信赖用户,也发展了几个代理商,目前,刘燕同时代理商着一款护肤产品和一款乳胶枕头,月收入在一两万。

比起护肤品,刘燕更看好乳胶枕头,“一是盈利不低;二是基本上不用售后服务,只要维系好用户就行;三是不必担心用户选用后会有害处。”

为了得到这些客户信息,刘燕当初费了不少工夫,“用户从加完徽信到下单,也需要一阵子的考察期,还有不少加了就删的。”添加方式也是层出不穷,她先后尝试了地推、百度搜索推广、请用户介紹用户等。

2345_image_file_copy_6.jpg

但可以的话,她能感受到来自身边亲友对干微商的异议,这并非一份那么体面地的“工作”。毕竟买干微商的产品是一回事儿,自己做又是一回事儿。

不过在刘燕看来,干微商是个很好的副职业。

她现在在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担任人事,人工智能公司年轻化的标鉴很明显,而刘燕自己,正站在31岁的职业关口上,“也算是分散风险性吧,这个不限定的圈子,沒有年齡与学厉限定,做好了能一直做下去。

2345_image_file_copy_4.jpg

说到微商项目,将自創的化妆品牌做的风声水起,俨然开创了一个“做微商王国”。今年初,其集团公司达尔威公示了2018当年度的纳税总金额,达到21亿RMB,令人震惊。

但是,不可忽视的是,达尔威旗下的护肤品品牌此前曾出現多起产品质量问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榜,引发异议。做微商行业里仿货泛滥、售后不健全等不规范化状况长期存有,常常令吃哑巴亏的消费者有苦难言,产品质量问题何解?

今年1月,电子商务行业迈入了自己的第一部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法规对个人海淘代购、刷销量、互联网大数据杀熟、困绑套系等行为都做了相应規定,如今距离正式执行已有11个月。

还记得法规刚颁布时,朋友圈里的做微商人人自危,低调了好一段时间。不少商户表现的分外慎重,孙雨当时在微信圈公示了一封“告买家书”,“问价不要问多少钱,用‘米’这个词替代,不然会被封的。”

但如今看起来,当初传的“封号”、“做微商~凉凉”等状况并没有出現,但是有不少做微商转去了专门的平台“云集”、“微店”等,做微商大军仍然浩浩汤汤。这,应当算是近年中国商业历史上的一大奇观吧。


本文首次发布于开创者素材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