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知识连接你我
投稿赚钱
当前位置: 首页 > 推荐 > 2017⇆2019,2019年中国互联网无疑是令人心灰意冷的一年
  • 101
  • 微信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上查看

2017⇆2019,2019年中国互联网无疑是令人心灰意冷的一年

2019.12.31 17:09 590 浏览 举报

一到年末,

人就特别容易陷入回忆和比较当中,

就比如说近两天,

2017VS2019就忽然毫无预兆地刷屏了。

忽然之间,才知道原来有很多东西都真的已经结束了,

除了生活和感情,还有那快速发展的互联网公司。

作为最有潜力(互联网)行业中的一员,2019年无疑是互联网商业史上非常让人失望的一年。

去年我们还在热议“腾讯没有梦想”,今年我们却发现貌似整个中国互联网都失去了梦想,这个行业似乎没有了澎湃的激情,大家不再仰望星空,有张力的故事消失了,有的只是妥协、平庸、失望、苟且以及狗血.......

王兴在2018年结束的时候说“2019年或许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但也许是未来10年最好的一年”,如今看至少前半句无疑已经确认,如果你不同意,请不要急于反驳,请接着往下看

2019互联网寒冬

一、今年年是增长成为瓶颈期的1年

    当增长成为一个行业的热门词汇的时候,从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着这个行业的增长变得艰难,今年年就是互联网技术发展触及天花板的1年,也是行业遭遇瓶颈期的1年,而这背后我们可以从3个数据信息中一窥究竟

    依据Questmobile《今年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技术秋季大报告》,中国移动互联网技术月活跃用户规模9月已超过11.33亿,截止到9月全年只增长了239万,增长率仅有可怜的1.3%,而上年这个数据是4607万,今年是人口红利真正走到最后的1年

    除了用户数量,增长速度停滞的还有用户时长,中国移动互联网技术月平均单天使用时长的增长速度从2018年12月的22.6%下降到了今年年9月的7.3%,国民总时间高速增长的时代告一段落,市场竞争变为存量博弈;

    不再增长的除了总用户及用户时长,还有手机销售量,依据中国信息通讯研究院数据信息,今年年1-11月,国内手机市场整体出货量3.58亿部,同比减少5.4%,这意味着支撑移动互联网的发动机已经失速。

    互联网大佬中,百度是最早感受到寒意的,年初Q1就报了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的财报,而这背后是网络广告业务仅3%的增长和春晚巨额的支出.....BAT的中的“B”渐渐被字节跳动的Bytedance所取代

    腾讯的增长速度也在放缓,这家创造了自从上市以来平均每个季度几乎以50%速度发展奇迹的企业2019年前3个季度的营收增长速度下降到了20%以下;

滴滴2019年的日子也不好过,顺风车业务沉寂500多天后只能低调悄悄地试运行,而上市似乎依然离这家企业比较漫长;

    仅有阿里、美团、字节跳动和拼多多还保持着较高速度的发展,但当整个行业进入存量博弈的时候,一家的发展就意味挤压其他玩家的空间——用户在一个App的时间和支出多了,投入到其他App的时间和支出就会减少,中国互联网的市场竞争与厮杀从未这般激烈;

    和行业艰难前行的还有疲倦的互联网技术人,“996ICU”运动就是这种心态的集中化爆发,全民大讨论让心力交瘁的互联网技术人开始思考以身体健康和青春为代价的付出是否值得;

    但很显然,讨论归讨论,各大国内浏览器不谋而合地直接屏蔽了996ICU的访问,加班依然是今年众多互联网技术人的宿命......毕竟,在这动荡的1年中,没有被裁掉已经是某种程度上的幸运了。

    行业的惨淡甚至还直接反映到了乌镇的饭局上,和前2年巨头们谈笑风声、热闹非凡相比,2019年的乌镇饭局只剩下了丁磊和李彦宏冷清地闲聊.......

互联网月活跃度

二、2019年是没有互联网技术新品的1年

    如果你动手列1份清单,列出最近1个月内点开使用过的App,其中有多少是2019年年新鲜出炉的?我相信许多 人的答案只有1个——和平精英,的确,2019年年的互联网技术新品市场匮乏的让人失望;

    其实,互联网巨头们在这一年中上架的App并不比历年来少,据不完全统计分析,快手在今年1年生产出了7款App,如:快看点,快手青春记等;历年来的App工厂“字节跳动”今年相对克制,推出了但也推出超过11款App,如:飞聊等;而腾讯排除了游戏产品和部分工具产品,就推出了15款产品,如:轻聊,灯遇交友等,然而这些新品目前看几乎都没有受到市场的广泛性认可;

    8月底在朋友圈刷屏的换脸App——ZAO被飞快证实可能存在网络信息安全的隐患,而主推一张照片视频换脸除了在开始引发尝试的新奇以外,并不是1个普通网友高频的痛点,炫酷并不代表真正需求,因此很快就归于沉寂;

    8月27日,快播创始人王欣推出的主打零工经济的“灵鸽AI”测试版曾上线一天,据王欣称,当天有近100万人注册,但因为产品稳定性、法律法规问题等尚未处理,之后便迅速下架,今天,在AppStore里搜索“灵鸽”时,会有一个山寨的也叫作“灵鸽AI”的App,但其并不是王欣团队出品,灵鸽并不“灵验”;

    2019年年入选AppStore年度发展趋势应用的作品有:《VUE》《WIDE短视频》《快手》《SparkCamera》《泼辣24》《FlipaClip:卡通动画工作室》《TayasuiSketches》《Unfold》,这些主推自我表达的App没有一款诞生在2019年;

    2019年互联网项目表现匮乏的缘故主要是在4G移动互联网这个产业周期内,大部分人的大众需求经历过接近10年的市场竞争早已被现有产品比较充分地满足。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大佬还是新晋创业人往往都将新品锁定在垂直行业,因此迅速在大众领域曝红的可能性本身就会降低,而有些在垂直细分领域表现突出的应用因为人群的效应也很难出圈(如主推视频相亲约会的“伊对”),因此在2019年,我们就看到了1个贫瘠的新品市场;

    也许,下一个全民火热的新品需要等到下一个产业周期。


三、2019年大牌明星创业人倒下的1年

    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列车造就了一大批创业英雄,滴滴、字节跳动、陌陌、美团等等都有这个乘势而上时期的受益者。现如今,这辆高速列车按下了制动按钮,自主创业的道路从来都有九死一生,每一年都有大批创业人倒下,2019年显然较往年更为明显,2019年轰然倒下的大牌明星创业人数不胜数——

    罗永浩,这位十几年前就是十大互联网人物之一的大牌明星创业人,以往几年企业多次被死亡,但这位手机界的相声大师显然总能绝处逢生,然而异常恶劣的2019年,彪悍的罗永浩也顶不住了。

轰然倒下的锤子手机

    企业及坚果手机的品牌卖给了字节跳动,在新一代坚果手机的新品发布会上,不见了罗永浩的踪影,2019年,他首次因为债务纠纷上限制消费的名册,被网友口诛笔伐。为了还债,不得不为微商站台、卖电子烟,这些绝对是那个天生骄傲的文艺青年罗永浩从未设想过的;

    同样的进入限制消费名册的还有中国首富之子王思聪,微博上个性张扬的富二代,对骂张兰、吐槽刘强东、DISS陈欧、点评各界大牌明星.......被称为娱乐圈的纪委书记的王思聪同时还是一名投资者,旗下的普思投资了游戏直播平台——熊猫TV;

    2019年3月,红极一时的熊猫TV宣告倒闭,不仅投资打了水漂,同时赔付的无限连带责任的20亿担保,已经远远地超出当年王健林所说的:先拿5个亿让他练练手的试错额度,地主家也没有了余粮;

    2019郁闷的还有90后戴威,北大学生会主席出身的他2年前还是身价30亿的自主创业大牌明星,但这位年少轻狂的创业人不会想到ofo的衰落来的这般之快;

    2019年寒冬北京的熙熙攘攘的大街上,ofo小黄车已不常见,所剩不多的自行车中间多半还有是没法骑行的故障车,在ofo申请退款界面里,排队申请退款的人已超过1600万,才成长3岁的ofo却已进入晚年,当初竭尽全力和跟摩拜殊死厮杀,现如今这个行业的老大却变成了低调潜行的哈啰出行。

    如果说罗永浩、王思聪和戴威还只是被法院限制了高消费,那么暴风的冯鑫则在2019受到了法律的制裁,7月28日,暴风集团突然公示公告,企业实际控制人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执行措施;两年前罗辑思维跨年演讲大会上,暴风集团还是罗振宇口中的神仙企业,2019年的冯鑫却锒铛入狱,而暴风股价从最高327跌至现如今3.5,跌幅达99%,金融资本能载舟,也能覆舟。

    这年,无数创业公司倒下——爱屋及乌倒了,陶吉吉倒了,乐峰网卖了,团贷网倒了,小黄狗倒了,熊猫TV倒了,尚品网倒了......


四、2019年,也是全球互联网表现平淡的1年

    令人失望的不仅有中国互联网,全球互联网在2019年的表现也并不令人激动,在历史上曾为中国互联网提供多方面参照的美国技术性行业好像也失去了方向,遭遇了史无前例的方向迷茫——

    Facebook由于隐私问题今年被美政府处罚50亿美元,剑桥分析事件的阴影自始至终笼罩着这个大佬,雄心勃勃发布的数字货币Libra尽管以中国竞争威胁作为挡箭牌,依然没有逃过美政府严格的监管,上架遥遥无期;

    Facebook在短视频这个赛道上发布抗衡Tiktok的对标产品——Lasso也表现平平,上架后的4个月内,在美国下载总数只有区区7万;而离职的联合创始人甚至在《纽约时报》撰文——《是时候拆分Facebook了》,小扎是一个意志坚强的人,每年会公开一个自己的年度目标,而今年他的目标是——修复Facebook,目前看,小扎并没办法完成这个目标;

    谷歌也好不了哪儿去——广告宣传收益增涨大跳水;在本土和欧洲都面临着巨大的反垄断压力,旗下的自动驾驶公司公司Waymo产品量产遥遥无期,摩根士丹利将Waymo估值下调了40%,从1750亿美元下降到了1050亿美元。

互联网领导者-谷歌

    寄予厚望的云游戏平台项目Stadia在11月19日开售,结果收到了核心玩家满屏的调侃,云游戏平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迷人,谷歌这场玩砸了;

而两年前发布的VR系统Daydream谷歌今年直接宣告放弃......公司两位放眼未来充满想象力的创始人布林和佩奇也在今年宣告退居二线,把权杖交给了个性稳妥的印度裔职业经理人桑达*皮猜;

    中美两家最大的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不约而同选择在今年退居二线,江湖少了他们的传说,这个行业的无趣程度貌似又增加了一点点;

共享经济大佬Uber在挂牌上市后股票大跌了33%;截至到9月30日,Uber第三季度亏损11.62亿美元,这是其连续6个季度亏损;而Uber创始人、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则在离开公司前套现了25亿美元;

    今年挂牌上市的另一个新宠Slack的股价自6月份以来下挫超出40%,投资者好像并不肯定这家ToB公司长久的发展;

被孙正义寄予厚望的众创空间WeWork10月宣告挂牌上市终止,创始人离职,估值从最高470亿美元跌至100亿美元以内,要知道软银在这个项目里就累计花费了近190亿美元。

    Twitter2019年股票大跌了接近40%,最近1次大跌居然是因为广告系统的两个Bug导致的广告收入的不及预期。

很遗憾,2019年,一直引领互联网潮流的硅谷并没有给行业带来很多新的重大消息和新的故事。

就连神剧《权力的游戏》也在2019年彻底不了了之了.......

尾声

    2019已经寒风中漫漫落下帷幕。

    互联网行业在这一年里走的异常艰辛,大的背景首先是宏观经济增长的压力,2019年Q3中国GDP增长6%,为1992年以来最低,没有一个行业能置于宏观形势之外;

    其次整个行业的人口红利逐渐见底,国民总时间增速几乎停滞,行业没有新鲜血液和新故事;

    最后是整个行业走到了本轮技术周期的末端,而新一轮技术周期尚在孕育还未开启;

    2019是失望之年,期待2020是希望之年,为中国互联网祈祷,开创者网站模板免费下载平台和各位互联网人共勉!



本文首次发布于开创者素材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

相关文章推荐